21 November 2005 日記

星期六交了JUPAS的費用
今天終於正式看那本厚厚的JUPAS GUIDE
還有研究選什麼科比較好…
這花了我足足2小時的時間…
一邊看資料,一邊在想:反正都升不到…花這麼多精神來幹啥…
發現文科生的選擇比理科的少很多…
加上自己讀AL中西二史…根本沒什麼科好選擇…
看見媒體創作…資訊科技甚至BBA的都要讀MATHS…要不是CE的MATHS要C…
(天啊…我才E的說…是CE中考的最差的科目…)
少了一堆選擇,加上自己的成績差,看著上年的入學平均水平,剩下的科目也不多了XD
最重要的是,自己UE的肥佬機率高達90%…
基本上來說,應該是大學無望了=口=|||
 
還未在網上填表,因為LOGIN ID和PASSWORD夾在某本筆記…遺在學校了=口=||
 
我想…BAND A的志願應該是HISTORY…DESIGN…VISUAL ARTS…或者行政管理之類的吧…
愈看愈心淡~情況比兩年前的會考更嚴重…
因為今次看著UE是完全絕望啊=口=|||
 
今天的氣管情況果然急轉直下…
呼吸困難+喉嚨痛…應該是氣管收縮…
每年天氣變冷就會這個樣子…
不想又再見到那位醫生啊=口=|||
(一想起他的笑容和聲音就寒了…)
痛苦地爬向床邊尋寶…找到了喉糖…
不過…以我的記憶中,那喉糖應該是好幾個月…不…可能是半年前買的=口=|||
為了我的生命安全著想…應該最好去買新的喉糖…不過我懶的出街…
看了看有效日期…
還未過期…
不管了…就這樣吃下去…
啊啊~~果然舒服了一點…
不過當糖溶掉之後…喉嚨又繼續痛了…
再吃一顆…
啊啊啊啊啊啊~~
感覺…真的好像癮君子在嗑藥=口=|||
 

 
到了三月,外頭的寒冷已日漸暖和。
不知道究竟隔了多少週,我待在放學後的教室望著外頭。
從窗口向下看的俯瞰視界,對我這樣的人來說反而得到安寧。看著那些碰觸不到的景色,就因為無法碰觸才不會抱有希望。
教室被夕陽染紅,而幹也如同往常般走了進來。
織喜歡兩人在這種獨處的教室聊天……而我也的確不討厭。
「我沒想到式會約我,妳打算停上無視我的存在嗎?」
「就是因為辦不到才找你來。」
幹也皺起了眉頭。
雖然跟織混淆的感覺仍持續襲來,但我還是繼續講著。
「你說過我不是殺人犯吧。」
火紅的夕陽,使我看不清對方的模樣。
「很可惜,我是殺人犯。你明明看到現場,為什麼要放過我?」
幹也露出一臉失望的表情。
「並不是放走妳還是什麼原因,只因為式不會做那種事。」
「即使你聽我親口肯定還是這麼認為?」
「嗯。」幹也點點頭回答:「式妳總是要我把妳的話聽進一半就好,而且妳做不出那種事的,絕對。」
對什麼都不知道卻如此斷言的幹也,讓我感到憤怒起來。
「————–什麼叫做絕對!你理解我多少!?你到底相信我哪一點!?」我的憤怒化成了言語。
幹也又寂寞又困擾的微笑說:「雖然我沒有根據,但我還是會繼續相信式吧……嗯,因為我喜歡妳,所以想繼續相信下去。」
「————-」
那真是致命的一撃。
純粹的力量、純潔的言語,正因如此,把我自認聰明的偽裝全部剝落了。
那句對他來說沒什麼大不了的說話,對名為式的我來說,既是小小的幸福,也是無法防禦的破壞。
沒錯!這是破壞!藉著這個幸福的男人,我只能望著無法挽回的時間流逝。
……能夠跟另一個人在一起生活的世界,一定是個輕鬆的世界吧?可是,我卻無法理解那種事…
我一定,無法理解那種事的!
只要和誰扯上關係,織一定會殺了那個人,因為那將會否定織的存在意義。
而作為肯定層面的我,如果否定那部份消失了,我也無法存在。
因為至今的我從未著迷過任何事,所以我能遠離那種矛盾的心情。但現在的我卻已明瞭,明瞭不管再怎樣祈願,那都只是絕望的願望。
我痛苦、憎恨,第一次,打從心底憎恨這個傢伙。
 
          ——–我明明就無法存在於那個世界!
          但幹也卻理所當然地笑著。
 
我很確信,自己絕對無法忍受那樣的存在,
幹也,卻把我帶向毀滅之路——————-
「———–你真是個大笨蛋。」
我深深打從心底對他說。
「嗯,我常被人這麼講。」
這時,只有夕陽是紅色的。
我從教室走了出去,臨走之前,頭也沒回地問他:「對了,你今天也會來監視的嗎?」
「咦……?」
他的聲音相當驚訝,看來他果然沒發現監視我這件事已經曝光。
幹也慌慌張張地想找理由搪塞,卻被我阻止了。
「回答我。」
「雖然我不知道妳在說什麼,那個…我心情好的話就會去。」
「是嗎?」我回答這句話後便離開了教室。
棗紅色的天空中有一道灰色的光暈…
看著天上微微絮亂流動的雲,我想今晚應該會下雨。
 
殺人考察(前)p.95-97
 

 
純粹是無聊打好玩的
今天拿起了空之境界,不期然地閱讀起來
這本書,無論看多少次都還是很有味道
黑桐幹也和兩儀式這一對…大概是我唯一能夠一直由頭看到尾的愛情故事
因為一切感情都描寫得很淡,沒有多餘的文句
完全沒有肉麻的感覺
 
當然,我覺得空之境界百看不厭的並不是愛情…
而是其對「」、「常識」和「兩儀式」的思考…
 
「只是因為種族相同而彼此聚集,活著只是為了將無法理解的差異變成空之境界」
 
連空之境界這一標題,我也不敢說完全明白
 
計劃每天都打出小一部份自己喜歡的小說內容,當然不限於空之境界這本書X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