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小說…Melody001-Snowy Realm

ST. TAKS Melody001-Snowy Realm

        幾經辛苦,公主和待衛終於回到聖德克王城。

        米迦勒的內心愈來愈欣喜,因為他很快就可以擺脫這個麻煩的公主了。

        二人到了接見廳,等待著德克女王的來臨。

        米迦勒站在公主的旁邊,發現公主的神色有異,於是便關心地問道:「琉璃,妳沒問題嗎?看妳很累的樣子……」

        「跟你說過多少次,我是公主,是‧公‧主!」

        即使身體感覺很不舒服,公主也依舊用那種不屑的態度對待他。米迦勒感到十分無奈,自公主小時候開始,他們的關係就是如此。身為王座御劍使,理應跟每一個王族宗室打好關係。他對人際關係這方面頗為自負,但是,只有這位公主,才能夠令他這麼頭痛。從他觀察所得,公主平時對其他人都很和善,只有對著他,態度才會這麼惡劣,難道真的是自己惹人厭嗎?

        在米迦勒在思前想後的時候,一道溫柔的女性聲音從接見室的側門傳來:「琉璃,我不是跟妳說過要好好對待妳身邊的每一個人的嗎?」

        公主的臉上出現了一道紅暈,聲線變得斷續而細小。

        「那…那是…米迦勒在耍我啦!」

        米迦勒呆呆地望著公主,心裡有很多糟糕的說話不斷湧出來。幸好他已經「久經訓練」,才沒有即時爆發,否則後果真是難以想像。

        聽見女王殿下的聲音,米迦勒立即下跪。

        身上散發著特殊氣質的德克女王,與公主有著相同的鮮紅色眼睛,以及紅色的長髮。她臉上的微笑,令人覺得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王座御劍使,這次的任務辛苦你了,現在可以先退下了。」

        聽到這個命令,米迦勒有點驚訝。

        「可是,不用提交任務報告?還有,女王殿下的保護工作,應該是我負責的吧?」

        「那個東西,你明天交過來就好了。我要跟公主說話,你不太方便聽吧?你應該也累了,先退下休息吧。」

        女王依然掛著溫柔的微笑。在她微笑下說的每一句話,都有著足以控制人心的力量。雖然米迦勒對女王的指示不是太讚同,但只要是女王的命令,他都沒辦法抗拒。

        「那…臣下先告退。」

米迦勒帶著疑惑離開了接見廳。

 *********

        女王目送米迦勒離開後,才開始說話。

        「歡迎回來啊,小琉璃。光之洞窟突然把妳召喚上山,真的把我嚇倒了。」

琉璃接著母后的說話,撤嬌地說:「被米迦勒監視著我也不管了,到了光之洞窟才發現綾人不在,真是很失望啊!」

「啊…其實綾人…嗯…先不提這個,長老們有跟妳說什麼嗎?」

        琉璃聽到這句話,臉色沉了下來,回答說:「他們說…不能告訴妳…」

        女王的臉色跟女兒一起往下沉。

        光之洞窟是待奉「神」的地方,而長老的指示,就是神所傳達的命令。因此,長老們的力量,能夠支配著一切,甚至連王族內的血親關係,也嚴格地控制著。所以,女王與公主之間的關係,一直都存在著距離。

        但是,女王仍然相當疼愛這個可愛的女兒。

〈對,我不可以失去她。)女王內心這樣想著。

「母后…不知道為什麼…我今天感覺到一種奇怪的感覺。」

女兒的說話把女王的思緒重整過來。

「那是…將會發生什麼事的預感嗎?」

「對啊!就是這樣!為什麼妳會知道的?」琉璃感到很高興,因為在這個世界上,只有母后才能夠完全理解她內心的想法。在這個世界上,最了解她,最關心她的,就是母后了。

女王的臉上仍然漾著暖暖的微笑。

「因為啊,母后也有這種感覺…」

「琉璃,妳要聽著,不論之後發生什麼事,妳都要……」

女王的話未說完,整座王宮便響起了緊急的警報。

嚇了一跳的琉璃十分緊張地問:「發生什麼事?」

警報伴隨著猛烈的爆炸聲,當女王正要步出接見廳了解情況的時候,一個警衛兵打開了門衝進來。

警衛兵似乎是跑過來的,他喘著氣,非常緊張地匯報說:「女…女王殿下!魔族突然進攻我國,現在已進軍到平民區了!」

「怎麼可能!?結界明明是開著的!也沒有被破壞!」

「王座御劍使已經帶領軍隊和警備軍前往對抗敵人!可是,敵方進攻非常快速,好像已經知道王城結構似的!」

王城外的爆炸愈來愈頻密,警衛兵正在等待著女王的命令,可是,女王的腦海卻一片空白。

(為什麼,不安的感覺會愈來愈強烈?)

女王對自己說:一定要冷靜下來,想想對策……

她努力地擠出一句話:「如果敵人真的能夠在結界未察覺的情況下突入,那只有一個原因…」

(對…一定是她…)

「母后?」琉球從未見過女王這麼混亂,她擔心地望著女王。

女王微微吸了一口氣,穩定情緒後,用帶有權威的聲線對警衛兵說:「傳令所有士兵,要全力抵抗魔族的入侵!哪怕能夠抵擋多久也好,我將會施展大型魔法清除敵人!」

「遵命!」

警衛兵接到令命後立即轉身離開接見廳。

琉璃的手正在拉著女王的衣袖,小聲地叫喚著:「母后…」

「沒有事的,我先出去一下,妳要留在這裡…不要亂跑……」

「妳們兩個都要留在這裡。」

這是突如其來,平淡而帶著冷洌的聲線。

琉璃與女王的視線立即轉移到聲音的來源──剛才警衛兵離開的大門。

門外站著一個少女的身影。她擁有淡藍到接近純白,長至肩膀的頭髮。皮膚白晢,雙眼被布條掩蓋著。身穿暗紅系短裙,以及粉紅色的大外套。而最令人注目的,是她胸口的黑桐色,附上惡魔之翼的十字架飾物。

剛才步出門口的警衛兵,身體躺在地上,左手和頭已經與身體分離。身體流出來的血流到地面。紅色的液體正在地面上擴散著。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琉璃看見這番光景,不禁大叫著投進母親的壞抱。

看見對方如此反應,淡藍色頭髮的少女輕輕地微笑起來,並說:「不用害怕啊,琉璃公主大人,血是一種美麗的顏色,正因如此,妳才會擁有血紅色的眼睛,不是嗎?」

她的聲音,沒有感情。

她的笑容帶給別人的,只有冰冷。

女王回應少女的微笑,說:「血紅的眼晴?妳到現在還認為,這個世界上只有血才是紅色的嗎……」

少女沉默無言。

女王感覺到女兒正在自己的懷中發抖,繼續說:「我們有多久沒見了?」

少女使用冷洌的聲線回答:「不記得了。」

「這種無聊事情無需要記著,妳要是這麼喜歡記日子的話,那妳應該要好好的記著今天。因為今天是妳的死期!」說罷,少女便衝向女王。

女王立即推開琉璃。

「母后!」

少女的右手上發出了暗紫色的光芒,光芒聚集成一把短劍。她用異於常人的速度,緊握著短劍刺向女王。

女王驚訝地說:「魔力具像化!?」

女王巧妙地轉身,以華麗的姿勢閃過了短劍的攻擊。但是,她的手臂仍然受了傷。被刀風切開了的修口,鮮血正在不斷地滲出來。

「魔力造成的劍風嗎…小雪…」

少女聽到女王的說話後,情緒突然激動起來。

「不準妳這樣叫我!妳沒有這個資格!」少女憤怒地向女王揮舞短劍。

由於魔力短劍劃過的空間,都會帶著不穩定的魔法劍風,因此女王閃避得有點吃力,但是她的臉上依然帶著溫暖的微笑,向少女說:「為什麼我會沒有資格呢?」

琉璃看著這一切,十分混亂,為什麼母后面對著敵人也可以這麼溫柔?為什麼那個少女,要這樣對待溫柔的母后?

「閉嘴!」

名為雪的少女一邊大喊著,一邊向母后攻擊。自己卻在旁邊毫無作用……

(不!我絕對不可以看著母后受傷!)

琉璃念起了以前在皇廷教育時學習的咒文,向少女發出閃光彈。

少女察覺到有3個光球正在高速撞向自己,但是她完全沒有顧慮,繼續攻擊女王。

「沒可能!」

琉璃驚訝地看著光球接觸少女,然後融入了她身體。

女王仍然閃躲著少女的攻擊,並大叫:「別亂來,琉璃!快去叫人過來幫手!」

「可…可是…!」

「對啊,妳不能拋下媽媽不管對嗎?不過,公主啊,妳就拋下她好了,反正她到最後也會拋棄沒用的廢物。」少女一邊攻擊,一邊無情地低聲說著。

「不!母后不是這種人!」

「不,她是這種人,她在10年前便拋棄了一個對她沒有用的女兒!」

「妳…妳在說什麼!?」

「我是說啊,她拋棄了自己的女兒!對嗎?媽媽?」

女王聽著這句話,露出了既驚訝又悲傷的眼精。

少女的短劍深深地刺進了她的左肩。

「母后!」

        少女的左手發出了暗紫色的光芒,這次的光芒分裂成5支匕首,用力地插進了女王的腹部。

        但是女王並沒有如她所料地倒下,反而女王的雙臂,正在環抱著她。

        女王感覺到血不斷地從內臟湧出來,但是她仍然有想說的話。

        她抱著少女,感覺到少女冰冷的體溫。她在少女的耳邊輕輕地說:「對不起…小雪。不過…我很高興啊…因為…妳有記著……無聊的…事情………………………………而且…終於………也…」

        「放開我!」

        少女用力地一腳踢開女王。

        琉璃感覺時間停頓了。

        這不是真的吧…?

        母后的身上為什麼有那麼多鮮血…?

        為什麼剛才…母后會擁抱著那個冷血的少女…?

        「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鮮紅色的眼眸被淚水淹沒了。

        琉璃從來未感覺過這種情感,這種絕望的感覺。

        她已經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在幹什麼。

        她未曾試過有著這種殺人的衝動。

        淡藍色頭髮的少女,身上染著女王的血,歡愉地微笑著,轉過身來,對著琉璃說:「看,這種血色,是不是很美麗呢?每個人身上都有著這種美麗的顏色啊!妳,要不要看看自己的顏色?」

        「不可原諒!」

        琉璃一邊大喊著,一邊衝向少女。

        對於琉璃這種行動,少女感到驚奇,因為琉璃身上並沒有任何武器。

少女雙手都出現了暗紫色魔力形成的匕首,用冷淡的聲線說:「妳也被拋棄了。」

        琉璃的身上發出像夕陽光輝般,金黃色的光芒。

        「啊,這次又想出什麼幼稚魔法?」

        少女雙手向前一揮,形成了一個與自己身高一樣的紫紅色的魔法障壁

        當琉璃衝到少女面前的時候,金黃色與紫紅色的氣流互相衝突著,壓縮,然後爆炸。

        強烈的爆風使二人都受到了衝擊,整間房都是灰塵。

        除了因爆風而剝落的批盪以外,房間裡還出現了剛才沒有的東西。

        那是一個在房間側門出現的男性身影。

        男性披著金黃色,長至腰部的頭髮。身上穿著的是光之洞窟祭使專用的祭服。他擁有著的中性美貌,使他如果不說話的話,可能會被認為是女性。

        男子扶著軟弱無力的琉璃。

        「琉璃,妳沒事嗎?」

        「綾…綾人!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先不要說這個。」

        綾人把琉璃安置在牆邊,然後步向站在不遠處的少女。

        「妳是雪吧?」

        「不要過來……!」

        少女的態度與剛才有著微妙的轉變,她的情緒出現了波動,但她並沒有向綾人攻擊的意圖。直至綾人走到她的身旁,她都沒有舉起手中的匕首。

         「妳不能殺她,如果你要殺她的話,請妳先殺了我……這不是警告,而是請求。」

        少女依然沒有回答他。

        「那我…」

        綾人的白晢的手觸摸著少女的眼巾。

        「不能碰…這個不能碰!」

        少女的匕首揮向綾人。

        但是,當匕首的劍鋒到達綾人的身體之前,綾人的防禦壁與匕首產生了激烈的摩擦,爆出了金黃色的火花。那種金黃色的魔法氣流,似乎就是剛才琉璃身上發出的光芒。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救她!明明就是…她們明明就該死!她們不應該存在這個世界上的!」

        少女咬牙切齒地向綾人大喊,這只是一種發洩,因為她的匕首只能與防禦壁產生摩擦的金黃色火花,完全接觸不到綾人。

        綾人的手溫柔地解開了少女的眼布,在眼布下的雙眸,是美麗的鮮紅色。

        「!!」

        琉璃看見這一幕,震驚得無法思考。

        綾人回答了少女的問題:「因為,不論是妳,還是她,只要妳們存在的空間,對我來說,才能被稱之為世界。」

        少女因為不適應光線,用手遮掩著眼睛。她低著頭,轉身背對著綾人。

        「你最好快點撤離,魔族很快要佔領這裡…下一個目標就會是光之洞窟…」

        少女的聲線仍然冷洌,但是很明顯地出現了動搖。

綾人聽著少女的聲音,露出了微笑。

        「謝謝妳。」

        少女走向門外,離開了這個破爛不堪的房間。

 *********

        綾人跨過殘破不堪的房間,在女王的身邊跪下來,說:「女王殿下,刺客已經被趕走了。」

        綾人為女王做了簡單的檢查,女王的身體雖然有著微弱的呼吸,不過性命應該保不住了。但是,他也試著為她做了一些簡單的急救,以及為她施了幾次回復術。

        「辛…苦你了…綾人……我…總是經常給你麻煩…」

        女王試著起身,卻沒有力氣。

        「母后!母后!」

        在綾人身邊的琉璃,不斷地流淚,不斷地叫喚著女王。

        「小琉璃…妳…不可以恨剛才那個少女…因為……這是…我們家族…所背負的…罪…」

        琉璃看著愈來愈衰弱的母后,顯得愈來愈著急。母后雖然虛弱,但臉上仍然帶著笑容,但是這個笑容已經再也不能帶來溫暖,它所帶來的只有心痛。

        「為什麼…她到底是什麼人!?」

        女王的目光轉移至綾人身上,說:「之後的事…麻煩你了…」

        綾人直視著女王的眼睛,用微笑來回答:「沒問題。」

        然後,女王的眼睛正在慢慢的閉合…

        「母后!」

        看著母親的生命消失,琉璃有著說不出的悲傷,她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她的腦海不斷地重複著母親的話語:不可以恨剛才那個少女…

        「我怎可能不去恨她!我做不到啊!」

        琉璃失控地大叫著,淚水不斷地湧出來。

        「為什麼妳什麼都不說!不要睡啊…!快告訴我!那個女的究竟是什麼人啊!」

        女王的身體被琉璃用力的搖晃著,可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綾人看著琉璃,內心開始出現一絲的憂慮。

        「琉璃,冷靜點。」

        綾人把琉璃拉開女王的身邊,然後說:「妳是公主,現在王城的危機仍然未解除,妳不能在這裡發脾氣。」

        「我不是在發脾氣!」琉璃用尖銳的眼神望向綾人,又說:「那個女的究竟是誰!」

        綾人並沒有退縮,他相當冷靜地回答:「現在不是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先離開這裡吧,如果被魔族發現妳的話就麻煩了。」

        「我正在用公主的身份問你,你給我回答!」

        琉璃的眼中充滿著憤怒。

「我代表光之洞窟告訴妳,現在不應該討論這件事。」

綾人的手輕輕地搭在琉璃的肩上。

「發展成現在這個狀況,女王一點也不後悔,妳應該能夠感覺到的。」

琉璃尖銳的眼神放緩下來,因為綾人的說話是對的。

她能夠感受到,母后見到那個少女的時候,內心是愉快的。

母后雙手環抱少女的時候,感覺到很幸福。

母后閉上眼睛的那一刻是安詳的。

就是因為感覺這樣清楚,琉璃才會這樣的憤怒,這麼的失控。母后為什麼這樣的樂於死在少女手上!?

琉璃覺得母親被那個少女奪走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