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TAKS Ritornello1.5-Compunction

ST. TAKS Ritornello1.5-Compunction

        自魔族入侵事件後,已經過了三個月……

        心裡悔恨的感覺仍未消去。

        悔恨…在我的心中不斷擴大。

        那天,接收到魔族入侵消息的我,身為王座御劍使的第一反應是衝上前線,指揮著守衛軍,以及不斷屠殺。但是,魔族的數量相當驚人,我們完全沒有辦法阻擋牠們的攻勢。

        不斷揮舞著女王御賜的聖劍,無情地宰殺異物。手中雖然緊握著聖劍,但是內心絲毫沒有一點的榮譽感,揮砍聖劍所帶來的只有異種微溫的鮮血,還有內心傳來,一陣又一陣的不快感覺。

        雖然砍殺的是異種,不過殺人的感覺仍然揮之不去。而且,內心的不安感亦逐漸地擴散開來。腦海深處的禁忌回憶,逐漸經由「屠殺」這方式像漣漪一樣浮現出來……

        我害怕見到自己的影子。

        雖然100年前的所有記憶,已經因為不知名的原因而消逝。不過只有那傢伙,我的影子…只有這個影子我無法忘記。

        內心的深處告訴我,不能回憶起以前的記憶!

        絕對不能!

        懷著這種矛盾的心情,我仍然不斷在屠宰異種。

        一邊害怕著見到自己的影子,一邊為了保護王國而用盡全身的力氣。

        我感覺到影子就在附近。

        不過直到最後,他都沒有露面…

        我彷彿聽見了他那嘲笑的聲音。

        *********************************************

        在王國的防線將近崩潰的一刻,魔族以閃電般的速度撤退了。

        這是無法置信的情景。

        平民區一片荒涼的景象,房屋被摧毀,殘存的婦孺在破爛的房子旁哭泣。屍體不分人類和異種,全部癱倒在地上。遍地都染上了一片鮮紅的血色,一陣又一陣的血腥味直到現在才傳到我的嗅覺神經。這情景似乎在我的記憶中出現過,不過當我認真回想的時候,腦袋只會傳來一陣疼痛,完全想不起細節。

        除了頭痛外,身體經過劇烈運動的疲倦感亦不斷侵襲我的身體。幸好身體並沒有受到嚴重的傷害,身上的鮮血大都是被殺的異種噴灑而成的。

        對於魔族這種突然撒退的行為,我實在大惑不解。

        已經被鮮血染污,再不純潔但仍然代表著榮耀的聖劍無力地插在地上。

        濃烈的血腥味使我無法思考。

        僅存的理性告訴我,現在應該做的是指揮守衛軍進行拯救工作,還有就是要重整軍隊,防止魔族的下一波攻擊。不過,我的內心有著強烈的不安感…

        在這種不安感下,我把接下來的工作交給下屬,然後急步跑回王城。

        這個時候,天空因悲傷而下起了純潔的白雪。彷彿像是為了洗刷這片大地上不淨的血污一樣,雪花默默地緩緩飄下。

       *********************************************

        回到會客廳,我看見了令我震驚的一幕。

        那是似曾相識,悲傷到接近崩潰的感覺。

        我看見了那個溫柔而權威的德克女王在祭使的懷中安睡,而公主則是伏在女王上哭泣。

        公主的悲慟直達我的心底。

        祭使正在安慰公主,而我只能站在會客廳的大門處,什麼都做不到。

        雖然很想哭,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眼淚掉不出來。

        雖然想說話,但是整個人都彊硬了,言語在口邊停下來。

        腦海十分混亂。

        為什麼我只會一頭栽進敵陣?

        明明今晚女王的護衛工作是我負責的!

        如果我沒有衝鋒陷陣,那我就可以保護女王了不是嗎!?

        女王是因為我而死的…

        即使纖悔也不會被原諒的罪。

        對…又有人因為我而逝去了…

        <「又」?那之前因我而死的人是誰?>

        想不起來…

        <為什麼想不起來?>

        因為那是絕對不能回想的往事…

        <為什麼不能回想?>

        因為回想起來…現在的一切都會消失…而且…我也會被我的影子所侵蝕。

        *********************************************

        「米迦勒?你在幹什麼?」

        清晰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來。

        我的眼睛打開來,回復了正常的視界。在我眼前的是擁有粉紅色頭髮,懷著開朗笑容的琉璃公主。

        活潑的公主用她纖細的手用力捏著我的臉龐。

        「嗚啊~~好痛!」

        「誰叫你會拿著書在書房睡著?」

這明顯不是她捏我的理由。我可以100%保証,她捏我的原因純粹是因為好玩而已。因為被襲擊的不滿,我不自覺地用十分微小的聲線說:「妳自己還不是經常在修練中睡著…」

        「你在說什麼~啊!?」

        「沒什麼!琉璃公主殿下!」

        為了平息公主心中的怒火,我慎重地舉高雙手,以90度的姿態鞠躬,向她行了個大禮。

        也許是我的樣子太過滑稽的關係,公主禁不住笑了起來,說:「你忘記了…今天的魔法練習還未開始呢~!平常都是你催促我的,今天你是不是反常了?」

        我的渾噩的腦袋稍微運轉過後,點點頭說:「好像是喔。」

        看著公主的笑顏,我內心那悔恨的感覺又湧了出來。

        只是三個月,公主就回復了開朗的笑顏,就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不知道在那開朗的笑容中,公主花了多少的努力。

        只要看見公主的笑容,我就無法原諒自己的過錯。但是,我不能再失去任何珍貴的事物。公主的笑容,即使用上我的性命,也要全力保護!

        這是我自己暗地裡許下的承諾。

        我們來到了人間界,公主要開展她的修行,而我要成為保護她──唯一的劍使。

        在不能制止的不安感下,新的生活,新的故事…即將展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