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 HEAD txt化計劃Part Zero

RADIO HEAD

 

──只要我們相愛,神,就會庇護我們,並給予全部的愛

(約翰一書第四章十二節)

 

 

<此為雜誌上連載時之彩圖>

 

 

<此為小說開頁之彩圖>

 

附圖詩句:

他擁有直率的性格和優雅的笑容

但是,如果你嚮往的是平凡安穩的生活

那麼,請不要靠近他

因為他雖然有著天使的面孔

但卻是把你帶進地獄深淵的引路人

 


 (注:本翻譯取自D版小說,名詞已盡量改正為官方版)

 

(序)

 

 

「實際上究竟怎麼樣啊?伊薩克?」

「嗯,什麼怎樣樣?」

「不要裝糊塗啊……冰之魔女大人的事,我們不是已經決定了嗎?」

雖然被別人說了,但黑髮紳士依照毫不在乎地看著休息室裡準備的報紙。茶褐頭髮的年輕人從他手中沒收了酒杯,惡作劇地噘著嘴,無視對方充滿指責神色的目光,看著雪白凝結的窗子外面,對著漫天飛雪的夜晚的大海,態度傲慢。

        「她終於要下決心了結了吧?不管怎樣說,特地把你叫到自己的根據地。我想一定是有相當大的心理準備了。」

        「嗯,大概是吧。我也不知道。」

        「……唉,其實你知道吧?伊薩克。」

        時間是11時──並不寬敞但裝修豪華的休息室吧台,穿著考究的男女正你來我住歡快地聊天。

        昨天,從亞爾比恩的王都隆迪尼姆出航的豪華客輪「巴丘拉茲‧普拉伊杜」號己經駛入蓋魯瑪尼庫領海了。弗郎庫途經莫‧桑‧米舍魯港的32夜的航行之旅,還有8小時就迎來了尾聲。茶褐色頭髮的年輕人一邊透過玻璃注視著盡情享受最後夜晚的乘客們,一邊從剛才開始就惡作劇地傾斜著面孔,對每一個從身旁經過的人點頭回應。

        「你在愚弄人的時候有稍微舔一下嘴唇的癖好,一下就能看出是假裝的了。」

        「哦,是嗎?」

        對「操偶師」的言語,同行者──有著齊腰的黑髮,穿著像喪服般的深色西裝的紳士終於呈現出好像很感興趣的樣子。折起報紙,把手指放到嘴邊,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稍微苦笑一下,給了對方一個眯著眼的惡作劇般的表情。

        「嘲弄一個無罪的老人有這麼讓你高興嗎,操偶師?」

        「只要在對方是你的情形下,伊薩克。」

        作為參與聊天的褒獎,「操偶師」一邊把酒杯還回去,一邊紳士般地點著頭。順便喝了一口自己的咖啡。果然不愧是阿爾比恩的豪華客輪的休息室,香氣、品位都無可挑剔。

        「但是,明知是圈套還去維恩那……這是怎麼回事啊?你也做好了和那伙人對決的思想準備了嗎?」

        「嗯,那是什麼東西啊。不論怎樣說,,伯爵夫人還有那個巴爾特札爾卿在呢。如果夠聰明的話,察覺到我們的行動也只會暗中看著,這點一定不會錯……但是,拒絕一個特意的邀請也不是一個紳士的作為啊。」

        「什麼啊,那又怎麼樣……」

        年輕人帶著愉快的目光,看著表情一本正經,玩弄著道德家一樣台詞的「魔術師」。就像玩耍著獅子尾巴的小貓一樣,天真爛漫。

        「終究是你的事情。一定考慮到更壞的情況了吧?正在耍些我無法想像的陰謀詭計吧?」

        「這怎麼担當得起啊,「操偶師」。我一直都是正直的人,一直想盡最大誠意尊重禮節……再說,想不好的事情的人不是你嗎?原本受到招待的就我一個人吧,怎樣你也跟來了?」

        「這當然。因為這看起來好像很好玩。」

        「啊,我也這樣想。」

        紳士好像預想到答案一樣點著頭,往空杯子裡倒滿酒。一邊愛撫般搖動著黃色的液體,一邊抬起沒有光澤的眼睛。

        「但是,「操偶師」。破壞了你的閑暇倒是無所謂,但和我在一起很危險啊。讓你被看成是我這派系的人,很難進入受對方歡迎的名單呢。」

        「這件事啊,不是老早以前就被這樣認為了嗎?雖然這十分不符我的本意……但是,被伯爵夫人這樣高規格地招待不也是挺好的,伊薩克?對於你這樣的人,如果有組成派系的威望,也必定會毫不猶豫地做吧。」

        「……我很早以前就這麼想了──「操偶師」,難道你把我誤解為重度社會不適應者,或是嚴重的人格障礙者了?」

「哪個都可以!但沒有誤解。」

操偶師澄清道,拿起桌上的瓶子。但並不是為了自己要喝──對於先天沒有酒精分解酶的他,酒和喜歡喝酒的人都是些無法理解的存在。引起他興趣的是標籤上所示的名稱和它旁邊被添加的微縮圖。

「「貝伊魯‧普拉伊杜」?奇怪的名字。雖然和船名押韻,但是不同的名字呢。」

「這個「巴丘拉茲‧普拉伊杜」有一個悲慘的傳說。

黑髮的「魔術師」拿起瓶子,指尖輕輕地彈著標籤。這裡被描繪的微縮圖──獨自彷徨在甲板上的新娘,沒有光澤的眼神凝視著前方,流露出些許憂傷的神韻。

「好像是半個世紀以前,在這艘船處女航的時候,船主的女兒在船上舉辦了結婚儀式。但是,儀式剛結束,新郎就被海浪卷走而下落不明。悲傷的新娘拼命地尋找,結果還是沒找到……好像從此以後,新娘就永遠不停地找尋著她的丈夫。聽說即使到了現在,在雪夜裡還時常能看到彷徨著的新娘的身影。」

「啊……但是,是個很動人的傳說啊。圍繞著船的傳說,為什麼哪一個故事都很相似呢?」

「嗯,其實也流傳著一些不同的說法。此如新郎和別的女人一起逃跑了,或者實際上新娘是為了保險金而拋丈夫下海等。」

「這些人說得好像也很有趣……不過,果然還是非常無聊。」

年輕人打了個呵欠,拒絕了紳士懇切的演講。對他來說,沒有應當討厭到需要憎恨的敵人,也沒有比聽到無聊話題更讓人生氣的事情。端著咖啡,他優雅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嗯,我也該去睡覺了。即使留在這裡,好像也沒有什麼有趣的事情。」

「啊,晚安。現在的確是兒童該睡覺的時間了。」

「彼此彼此,熬夜對上了年紀的人來說可是毒藥啊,伊薩克。」

留下充滿諷刺和惡意的寒喧後,「操偶師」轉過身去。周圍的乘客們非常愉快地大聲歡笑著,舞台上漂亮的小姐正在唱著讓人發軟的小曲。但,他喜歡的事情──」讓天使傷腦筋的那類事情,完全沒有發生的征兆。

「無聊啊。這個世界真的很無聊……」

嘆息著,當他也準備離開的時候……

「啊,對不起!」

幾乎和對面走來的人影撞上,「操偶師」急忙站穩,向對面快步走來的中年男子禮貌地道歉。

「對不起!你沒有受傷吧?」

「啊,沒有,沒關係。」

也許是年輕人的面容讓人釋懷了吧。那名消瘦男人的聲音稍微有些堵塞,用生硬的弗郎庫語答道推了一下度數很深的黑色鏡框的眼鏡,強忍著繃緊了臉也輕輕地道歉。

「對不起,好像是我沒注意。」

「不不,請不要放在心上。是我沒有好好看前面。」

「操偶師」笑嘻嘻地,裝作沒注意到對方伸出準備握手的手掌點著頭,打算從這個煉獄般的地方趕緊走出去。但是,之後從背後傳來的可疑聲音阻止了他的腳步。

「丟普勒博士?對不起,是里昂工科大學的丟普勒博士嗎?被認為是電動智能研究的權威?」

在他回望的視線對方,放下酒杯站起來的不是別人而正是他的同行者。

不知道要幹什麼,「魔術師」恭敬地握著自我芍尊大地點著頭的中年男人的手,彷彿名門的執事一樣謙卑地彎著腰。

「果然是。實際上,我時常拜讀博士先生的論文。比如,前些天發表的「關於電動智能假想神經原網絡構築理悠的概念與展望」更是特別的糊采……啊,對不起,沒有及時告訴你。我是在隆迪尼姆開業的醫生伊薩克‧巴特拉。這位是我的弟弟迪特里希。」

「弟弟……?」

「操偶師」懷著毀滅全人類的惡毒想法,睨視著裝腔作勢胡言亂語的同行者。若無其事地靠近了臉,小聲地說著。

「等一下,「魔術師」。為什麼我是你的弟弟啊。」

「這「為什麼」問得真奇怪。從年齡上看,我是你的弟弟是不太可能的,不是嗎?不過如果你硬要這樣的話,我也沒什麼意見,但……」

「我可不是這個意思!混蛋……啊,對不起。初次見面。我是迪特里希‧巴特拉。久仰博士大名。」

「操偶師」一邊發誓什麼時候一定要把這個屈辱還回去,一邊露出燦爛的笑容。不過,口中說出的台詞並不是什麼諂媚之詞,而完全是事實。說起路易‧莫里斯.丟普勒教授,他是弗朗庫王的電動智能的著名研究者,特別在聯結自律智能與人類研究這一領域中,全無與其匹敵者。

「操偶師」在反芻腦內的人名單時,「魔術師」已經把丟普勒引到了自己的席間。好像百年來的知己那樣,親切地勸著酒。

「博士現在要去哪裡呢?蓋魯瑪尼庫斯的學會又召開了嗎?還是預定到哪個大學去講學?」

「不,不是。僅僅是個休假而已。實際上前幾天,內人剛去世……因此請了個長假,稍微散散心。」

「啊,我也聽到了傳聞。好像是駕駛中遇到了車禍,剎車故障……啊,對不起,我不應該提起這件事。」

「魔術師」善意的解釋道。說悼詞態度之恭敬,非常的適合在這讓人感動的冷清中。這個口吻,要是在誰的結婚儀式中讀祝詞,一定會代替結婚進行曲而流瀉出憂傷的安魂曲來──「操偶師」一邊這樣壞心眼地想象,一邊沒有精神地轉過身去。

「那麼,我先去休息了啊,伊薩克。」

悄悄地打了個招呼後,把脊背轉向了勸著中年男子喝酒的同行者。

因為是「魔術師」的事情,;所以大概又在策劃一些不正經或者不好事情吧。不管怎麼樣,和像我這樣有良知的人是沒有什麼關係的。射出最後一支嘲諷的箭後,他決定趕緊回自己的寢室去。

「不要喝的太多。而且,絕對不可以因為爛醉,而錯跑到別人的房間去了,哥哥。」

真是無聊。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無聊…

「操偶師」一邊聽著背後大聲談笑的聲音,一邊獨自地退到了休息室的後面。

 

 

 

<待續……>


 

後記:

太喜歡這篇了,於是忍不住開動了TXT化計劃

一隻一隻字的慢慢打出來…

可能有人覺得我很笨

有掃描軟件就很方便了吧

 

可是,我覺得逐隻字打出來的感覺很好啊

而且當成是仔細的多看一次這篇文!

老實說,書買了好幾天,這篇RADIO HEAD我已重看了好幾次!

小伊小迪大好XDDD!

 

用了兩晚時間,才剛打好了序章

我會逐個部份連圖一起貼出來的~~

好像總共有4個部份的樣子

打好了之後,也會把RADIO HEAD的廣播劇也一併貼上來…

請各位慢慢期待了

(真是「慢慢」啊…看我心情好就打下去吧XD)

 

嗯,要先介紹一下RADIO HEAD的背景

時間是發生在ROM5的BIRD CAGE之後

 

騎士團內部的鬥爭愈來愈白熱化

冰之魔女及魔術師的敵對十分明顯

而在這個時候,冰之魔女向魔術師提出了進入「塔」的邀請

(「塔」可以說是「冰之魔女」的根據地,位於維也納上空)

為了前往維也納,魔術師很悠閒的乘船前往,操偶師為了找樂趣也跟上來了

而這也就是小伊X小迪,味道十足的RADIO HEAD的發生背景X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