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賢同人文]

N年沒寫過文…文超短…寫得不好請見諒…

<村田健的阿彌陀佛>

「我想就算我不來這裡,你也會擅自來書房找我吧。」

擁有黑瞳黑髮的雙黑少年,處於真魔國最神性(魔性?)的房間,吐出了唯有他才能說出來的傲慢說話。
少年默默地走到存放著三個箱子的祭壇前坐下。
全國…不……全世界大概也只有他才有那種天大的膽子在真王的房間作出如此輕率的舉動。

雙黑大賢者,現在的身份是村田健,現任魔王的中二、中三同學。
村田抬頭看著天窗射下的月光,輕輕的托著眼鏡,繼續說:
「是涉谷說你在擔心我,所以我才過來坐一會唷。」

「我果然沒有選錯人呢,再沒有人比有利更適合坐上魔王的位子了。」
「你又往自己臉上貼金了,你的臉皮究竟有多厚啊?」
聲音突然從背後出現,但並沒有讓村田有什麼驚訝。
村田的目光仍然在那晈潔的月光上,而突然出現在他背後的男子也自然地坐到他的旁邊,看著同樣的月光。

「等了4000年…終於有機會說這句話…」
「嗯?」
「賢!你真是亂來!」*
真王摸彷著賢者常用的名句,讓村田不禁瞪大他的黑瞳看著這4000年的好友。

「我…亂來?」
「不是亂來還是什麼?竟然自己一人跑去史馬隆,你知道這有多危險嗎!?」
「不是我一人,我可是有帶著克里耶和威拉卿的呢。」

村田理所當然地還撃,但心裡也不禁暗地思考。
自己確實很少會有這種舉動,一直以來他都以涉谷為中心而行動,但這次可是他首次為了自己而行動。

「拋下有利可不是你平常會做的事呢。」

果然,這也只有真王才看出來…

「只是去觀光,懷念過去而已,不用擔心啊」
「我就是擔心!」

直視著真王的目光,突然覺得有點難受,於是他把目光移開,卻不知道該把視線移到哪裡去。
每到這種情況,他都會很努力地告訴自己:現在的我是村田健,不是其他的什麼。
然而,旁邊的男人卻每次都讓他的某道防線接近臨界點……

「話先說在前啊…呃,我早已說了千萬遍,這是…或是說,是大賢者的選擇,你不用承擔什麼責任的。」
「我不喜歡你什麼事都自己一人撐。」
「啊,真巧呢,這句我可以完完整整的還給你唷。」
「你不知道的,只能在這裡乾著等的感覺……你可能不知道,比起有利,我更擔心的是你!」
「你…這究竟是從哪裡學來的說詞…」
「從你身上學來的啊。」

看著因為首次成功反撃而露出笑容的真王,村田禁不住在心裡想著「這傢伙還是和以前一樣的可愛」

「真沒你辦法……唔…!」

正當他想要繼續說下一句話的時候,苦笑著的唇卻被什麼柔軟的東西堵住了…
不經意地把臉貼近的真王,竟然狡猾地用唇堵住自己的嘴…而且還是用著異常巧妙的法式濕吻…

不不不!這種情況可是超級不妙耶!雖然說,「以前」的自己也曾經當過演員和別人KISS什麼的,可是現在面前的可是真王啊!雖然在外國人的KISS被視為打招呼的行為,但現在不是吻臉吻手而是嘴對嘴啊!我們都是男人不是嗎!?那麼我們就是在這裡上演真魔國版的斷背山嗎!?不!我可不是同性戀者啊!比起男人的唇,我還是比較喜歡美眉的吻啊!咦……想起來,我好像上上上上上上上世好像有喜歡過某位同性朋友?啊!現在可不是回看懷舊電影的時候啊!賢者的靈魂啊!麻煩你先冷靜下來別激動好不好!

<什麼嘛!我的警覺性也未免太低了!>

因為嘴被堵住而沒法說話,村田只能在心裡用力地慘叫。
然而大賢者的靈魂深處的悸動卻讓他沒法反抗真王的吻。
可是,很明顯的,繼續這樣下去的話,自己鐵定會缺氧死掉的。
因此他用盡吃奶的力氣地推開了真王,感覺到自己的臉變得很燙,所以也就忍不住把臉別過去。

雖然很對真王不起,但基於對同性接吻的強烈厭惡,村田很自然地用手背擦拭剛被吻過的唇,像是想要把什麼不潔的東西抹走似的。

「你究竟在幹什麼啊!?」
「接吻。」
「我就是說!為什麼突然就吻下來!!」
「因為我喜歡你啊,賢。」

聽見真王這句毫不修飾的話,他又不禁用手掩著半邊的臉,低頭嘆息。
連身為婚約者的馮比雷費魯特卿也沒對涉谷做過的事,今天竟然就被同樣是金髮的傢伙幹下去了…

「我常常在想,難得你今生是長著珍貴的雙黑外貌,再過幾年的話,會不會和4000年前的你長得一模一樣^^」
看著真王幸福的笑臉,真讓人硬不起心來揍下去。

murata 

「絕‧對‧沒‧可‧能!」

這用力地說出來的5個字,不止對真王說,更是對自己說的。
他知道真王眼中的他仍然是4000年的那位帥哥大賢者,但很可惜的,現在的他只是眼鏡仔村田健。

「在地球啊,男生不怎麼會留長髮的!」

村田邊說著邊站起來,二話不說就向著前方的大門走去。

「對了,真王陛下,這次回去之後,學校有期末考,所以我應該有一段時間不能過來,就醬。」

沒等真王作出反應,他就冷冷地迅速離開了那房間。
為免再被那男人騷擾,他也盡快的離開了真王廟,回到血盟城。
啊不,只要他有意的話,只要待在真魔國裡他也能幹出什麼奇怪的事…
所以最好的辦法是盡快回到地球去。

今天的真王有點反常,還是先離開一陣子冷靜比較好。
也許真王沒察覺,但村田心裡一直都有著一個原則。
在地球的時候,能長時間的待在涉谷身邊,但來到異世界的話,除了必要事情或要離國活動外,他一直都盡量地待在真王廟。

因為,他知道他在等他。
因為,他知道,他在這4000年都很寂寞。
他知道,待在真王的身邊是賢者靈魂深處的渴望。

但是……
這世界有著兩個太陽…實在過份耀眼。
那光芒讓他幾乎張不開眼睛,看不清前路,會容易掉進難以察覺的陷阱。

「現在的我是村田健,生活在地球的普通眼鏡仔,正在準備考試的高中生。」

為了阻止回憶的浮現,他在路上一直拼命地,這麼的提醒著自己。
然而,他沒有發現到…這句話只不過是個口號,跟阿彌陀佛是沒啥分別的。

<<完>>

*「健」和「賢」在日文發音相同,村田健這名字真是起得他媽的好=///=(噗)

P.S. 其實我一直都覺得眼鏡仔是名正言順的一腳踏兩船XDDD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