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圖文] 古音達魯的休日

<1>

很寒冷,又很溫暖

已經步入嚴冬的真魔國昨晚下了場雪,從窗子往外看,全是白茫茫的一片。
前魔王的長子,馮‧波爾多卿古音達魯正在暖爐旁邊的搖椅上舒適地織毛娃娃。

魔王陛下和他的弟弟們都出國去,到卡羅利亞作外交訪問。
目的地是盟國卡羅利亞,隊裡還有肯拉德和尤扎克在,陛下的安全應該沒什麼大問題才是的。
沒有陛下的血盟城,真的非常安靜。
不,還是說,是因為沒有保魯夫才會變安靜了嗎?那傢伙每次見到有利都大吵大鬧的…
剛好最近在政務上的煩惱也不太多…

這真是個好日子,是個總算能讓古音達魯眉間的皺紋減少一兩條的好日子。

一針…二針…三針…四針…五針…六針…七針…八針…九針…十針…換行…
一針…二針…三針…四針…五針…六針…七針…八針…九針…十針…換行…
一針…二針…三針…四針…五針…六針…七針…八針…九針…十針…換行…
一針…二針…三針…四針…五針…六針…七針…八針…九針…十針…換行…
一針…二針…三針…四針…五針…六針…七針…八針…九針…十針…換行…

古音的心裡由早上開始一直就在默默地編織毛娃娃
這天是特別的,因為他這次編織的娃娃是為自己而造的娃娃

對,古音達魯正在為自己製作生日禮物。

事實上,魔族因為壽命太長,基本上古音並沒有特別記著自己的生日在哪天。
古音達魯是十貴族之一,如此重要的族系,去查查看族譜紀錄應該就能找出自己生日的確實日子。
但古音卻從來沒怎麼特意去翻找過。

這天早上起床看見城內的積雪,想起母親大人在他年少時常常提到他在降雪的晚上出生,說不定因為這樣個性才會像冰一樣冷淡。

是因為回想起了這句話,才突然的想要給自己生日禮物。
這次他的野心是要織出和自己等身大小的熊蜂娃娃,只要他想像晚上抱著這娃娃睡會有多舒適,他那硬的像石板似的撲克臉就忍住不住的洋溢著微妙的幸福感。

「啊…糟糕了…」
古音的額上出現了三道黑線。
「粉紅色的線竟然用光了!?」

他離開了搖椅,雙腳套上了外人看來像小豬多於小貓的睡拖,在房間裡翻找著。

「難道要出去買嗎…?」

******************************************
<2>

思考了一會後,古音還是覺得找艾妮西亞是最方便的,整個血盟城裡大概只有她會有那種材料吧?
於是急忙地走向艾妮西亞的實驗室。
在走廊中急步走過,花園裡某物體吸引了他的目光

在花壇的旁邊聳立了一隻很可愛的雪人
他忍不住好奇心走近,發現原來是公主殿下的傑作

「啊~古音~~~我作的雪人漂亮嗎?」

古蕾塔笑著對他打招呼,可他的目光仍然落在雪人身上
只是把一大一小的圓球型疊在一起,然後用樹枝造出眼睛和鼻子,這麼簡單的設計竟然有著如此可愛的效果!
古音看著雪人,心想公主殿下一定是個手工的天才。

「妳自己一個人?其他女僕呢?」
「古蕾塔是自己溜出來的喲,如果被人看著,一定會說玩雪很髒的!不過,如果有利在的話就沒問題吧?有利一定會給我玩的!」
提到有利,古蕾塔的神情有點黯淡下來。

「有利什麼時候才回來?」
說到這句的古蕾塔視線已落到地上,看來似乎很寂寞。

古音看著古蕾塔無言了。
有利最近的確每次回到城裡沒久又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而外出,根本沒有時間去陪伴他的愛女。
女兒是自己說要接來養的,可他竟然拋下可愛的女兒一個人孤獨地自己玩耍,真是罪該萬死!

「等他回來,我一定要宰了他。」
「古蕾塔的志願可是要做毒女喲~~~阿妮西亞說過要成為毒女首先要學會獨立,所以古蕾塔不會惱有利的,這可是有利給古蕾塔的考驗喔!」

這是古音有生以來第一次對「毒女」這詞產生了好感。
最初聽到有利要求把這女孩接來當養女,他只覺得這個人類只是陛下惹來的其中一件麻煩事。
但相處下來就能發現,這女孩相當的開朗活潑,乖巧又懂事,說不定比陛下還成熟呢。

「以前在故鄉,我從沒見過下雪啊!雪景真的很漂亮呢~而且也很好玩!」

「…卓拉西亞嗎?的確,那裡四季的氣候幾乎一樣…」「我決定了~~這個叫尤利奇(ユリキ)!很好聽吧!?這是古蕾塔給自己的禮物喲!」
(注:ユキ=雪 ユーリ=有利)
「尤里奇?這個名字…好像不太好」
尤里奇,讓古音腦內浮現了雪雲特的回憶。
要是那時的狀況換成了赤裸的雪有利,說不定狀況會更糟糕。
血盟城絕對會被王佐的雲汁淹沒。

「你說這個是給自己的禮物?」
「是喲~其實今天呢,是古蕾塔的生日喔!」

今天是古蕾塔的生日!?為什麼都沒有人知道!

「生日?就是今天?」
「是喲,古蕾塔可是記得很清楚呢,不過沒有人問過我也就沒有說出來了~」

對魔族來說,因為有很長的壽命所以幾乎不曾留意自己和別人的生日。
但人類不同,他們擁有的時光實在太短,相對來說,他們比魔族更懂得珍惜時間和身邊的一切。
對人類來說,生日不僅是長大了一年,更是距離死亡更接近了一年。

古音沒法理解,為什麼提到人類,他第一個想起的竟然是那個惹人厭的達希里‧威拉。

回看眼前的少女,生長速度果然和魔族的小孩不一樣。
只是來到真魔國一年,她看來長高了不少,也變得更成熟和漂亮了。
想起自家83歲的三男,古音不禁輕嘆,說不定魔族連心理發育也比人類緩慢。

「但是,只要天氣稍微回暖,雪總會有溶化的一天,看著尤利奇消失妳不會傷心嗎?」
「這個可以放心喔!艾妮西亞已經給了我這個~~用了就會永遠都能待在這裡囉!」
「艾妮西亞…她…!?」

古音那種不好的預感再次浮現了…

「登登登登!這是魔燈!」
古蕾塔在袋裡拿出來的小東西,是個金色塗裝的小油燈。

「艾妮西亞的最新發明~~~魔動裝置‧「任何人都能心想事成的神奇魔燈君」!只要輕輕在燈上摸三次,真王陛下就會現身為擁有者實現三個願望啊!」
「真王…陛下!?」
「對!艾妮西亞是這麼說的」
「等等…!那個真是真王陛下嗎!?閒來沒事把他叫出來實在太不敬了!」

沒有等待古音慌忙的阻止,古蕾塔就閉上雙眼快速地在魔燈上撫了三次。

睜開眼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為什麼……為什麼不行吶?」
「……因為…沒有魔力的人類是沒法使用魔動裝置的…」

古音輕輕地嘆了口氣,慶幸眼前的是個人類少女。

「古音…」
古蕾塔用她最可憐的聲音叫喚著古音,雖然只是輕輕地叫著,但也足以令古音打從心底裡發寒起來。

那是毒女的地獄召喚…

「古音…求求你…」

他很想裝作聽不見,又或是立即用最快的速度逃離現場,但他雙腿竟然動彈不得。
「準‧毒女」古蕾塔和阿尼西亞是完全不同的級別,針對古音來說,某程度上她說不定更有殺傷力。
古蕾塔兩隻水汪汪的可愛大眼睛實在讓古音難以招架。
用「小鹿亂撞」來形容古音的此刻的感受,實在最適合不過。

他輸了。

忍著內心想要吶喊和哭泣的痛苦,古音就像個等待酷刑的罪人一樣,用顫抖的手接過了魔燈。

<哇~古音你血壓上升,冷靜點!對了,聽說撫摸毛絨絨又柔軟的動物能夠緩和心靈、鎮定神經……>
古音苦笑著,自己這刻竟然想起了陛下很久以前說過的蠢話。******************************************
<3>

古音呆眼地看著手裡的魔燈。

手在顫抖,不是因為恐懼,而是被萌倒了。

真熊蜂王UP

「Nogisu!」
從燈口冒出來的竟然是一隻很可愛的熊蜂。
只是,這隻熊蜂似乎有點特別,頭頂長著微捲的金髮,眼睛是透徹的藍色,身上還有紅色的披風。
看下去就像是熊蜂的真王cosplay…

古音正處於腦充血狀態。

「我能實現你心中的3個願望Nogisu~~要的就快說Nogisu!」
「我想尤利奇不要消失!」

古蕾塔二話不說就笑著許了願。

「這個雪陛下Nogisu?把它搬進冰箱裡不就行了Nogisu!」
「…冰…山?是什麼?」
「第一個願望已經用掉了Nogisu,第二個呢Nogisu?我趕著收工請快一點Nogisu!」
「那麼請給我冰山!」
「別耍白了小姐,妳這裡沒有放上冰山的空間Nogisu!那麼最後一個願望是什麼Nogisu?」
「我…」

正當古蕾塔想要說的時候,古音終於忍不住衝口而出…

「我…想要您…」

整個場面頓時靜止了。
天空的彼端傳來了「不吉利啊!」的叫聲

「你這是性騷擾Nogisu!本大爺不予受理Nogisu!三個願望都用完那我要收工了Nogisu,沒有等上30天都不要再叫我出來了囉Nogisu,我要去睡覺了Nogisu!」

熊蜂說罷就退回魔燈內,留下了茫然的古音和古蕾

************* *****************************
<4>

「古音達魯,你的臉上有汁呢,剛才被雲汁濺到了嗎?」
幾經辛苦才來到毒女實驗室,阿尼西亞竟然用這句話來招呼古音達魯。

「才不是呢~古蕾塔親眼看見古音的汁是從他臉上的洞滲出來的喲~」
「原來如此,那麼就是名副其實的"古汁"了,嘿嘿,怎麼讀起來會比雲汁更變態~~~?」
「給我閉嘴!」

現場有小孩在,古音很自然反射地阻止了阿妮西亞那更深入更危險更兒童不宜的發言。
從口袋裡取出了縫有可愛小豬(他本人說是小貓)的手帕抹走了臉上的古汁。

「這個所謂的魔燈究竟是什麼回事?為什麼要交這麼危險的東西給小孩使用!」
「啊啊,原來是你使用了?想不到古音達魯原來也有這麼主動的一面。那麼你見到真王陛下了沒?」

古蕾塔很快的搶答下來說:「我們看見的是有紅色披肩的熊蜂喲!」

阿尼西亞看了看古蕾塔,再看著古音達魯,然後用右手食指指著他捧腹大笑起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古音達魯…那就是你的"傑作"?」
「什…什麼傑作?我完全搞不懂!」
「魔燈的確是會召喚出真王不錯,但你發動魔燈的時候腦裡並不是專心一致的想著真王陛下的尊容吧?」
「那…又怎樣…?」
「說是能召喚出真王陛下,其實也只是"偽‧真王"而已。那刻你心裡的某個思念的形象過於強烈,在魔燈發動時你的思念和魔燈的本質融合了,最後出來的就是真王和你腦內所想某事物的合體版本。真‧熊蜂王,確實是古音達魯能想出來的生物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古音達魯已經無力了,完全放棄了與毒女的言語抵抗…
古蕾塔則是露出了很擔心的表情。

「那麼…尤利奇他…」
「根據每個人的魔力量和妄想度不同,魔燈的表現方式有成千上萬種啊。古蕾塔,剛才魔燈發生了什麼事?」
「熊蜂只說了冰山,之後就走了…」
「冰山?照道理說即使是它能力以外的事情,它應該至少會作出什麼建言才對的……不管了,總之用了一次後,要再等一個月才能再使用了。」
「我的尤利奇他…他等不及了!再呆下去他會死的!」

古蕾塔說著,傷心得幾乎快要哭出來。
現在也只能看她眼眶的容量有多大了。

「尤利奇是什麼?」

古音上前輕輕地撫著古蕾塔的頭頂,似乎在安慰她
並且代替幾乎說不出話的她回答說:「是古蕾塔自己做的陛下雪人」
「啊,原來如此。」
「阿妮西亞,妳就不能替她想個方法保存尤利奇嗎?」
「虧你是個善用魔術的魔族,竟然還妄想著違反自然要素的事。」

古蕾塔聽見阿妮西亞的結論,雖然不太清楚什麼是「魔術」什麼是「要素」,但單從毒女的口吻來說,她已經瞭解到尤利奇注定會消失的事實。

接受不到現實的古蕾塔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

「啊…啊…公主殿下……阿尼西亞!都是因為妳!」
「男人總是喜歡把責任推到女人身上,這樣下去我們的真魔國真的沒救了。」
「跟那個無關吧!」
「要女人停止哭泣,就請你想個男人的方法出來。」
「切…」

不想再理會毒女一波又一波貶低男人的發言,古音一口氣把古蕾塔抱了起來。
既然是陛下的愛女,用的當然是公主抱。

他抱著公主,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毒女的實驗室。

************* *****************************
<5>

一直到了目的地,古音才把古蕾塔放下來。

這是古音達魯的房間。

火爐只剩下微弱的小火,搖椅的旁邊放著未完成的紡織品。
對古蕾塔來說,最新奇的還是房間的擺設。
從書櫃到書床,從床上到牆邊,滿滿都是各種各樣可愛的手作娃娃。
簡直就像博物館一樣。

被公主抱的半路上,古蕾塔已經停止了哭泣,現在只留下了偶爾的抽搐聲和紅腫的眼眶。
見到藏量如此多的手作娃娃,反而禁不住花痴起來。

「……好…厲害啊…」

她坐在古音的床上,看著在房間來回翻找東西的古音。

「古音你在找什麼?」
「找到了。」

古音達魯在書桌旁的暗櫃裡取出了黑漆漆的小東西

古古2up

「這個是送給公主的生日禮物。」
「啊!是有利!好可愛喲!」

黑色的頭髮配上黑色的眼睛,世界上再沒有比這更高貴的人了。

「雖然已經做好了很久,但我從來沒有拿過出來用的…希望公主不要介意…」
「真的給我嗎?」
「已經是你的所有物了。」
「古蕾塔…很高興……」

想不到古音達魯是個這麼溫柔的人

「如果妳想要的話,我可以幫它多做兩件特別的衣服啊。」
「不用了!這樣已經很棒了!古蕾塔沒有想過會收到生日禮物的,古音達魯真的很好人!」
「我想,這娃娃會比那個尤利奇放得更久吧。」
「尤利奇…」

提起那個可憐的雪人,古蕾塔的眼簾又再次垂下來。
害古音達魯的心臟突然猛跳,該不會…又想哭吧?

「今天是公主的生日,所以公主要笑著過今天啊。」

古蕾塔用力吸了口氣後,重新露出了笑容。

「以前古蕾塔總覺得古音好兇~~想不到古音笑起來是這麼好看~~~」
「呃?」
「古蕾塔會笑的,所以古音以後也要多笑一點啊!古蕾塔很喜歡古音!所以古音要多笑一點給我看!」

想要安慰別人,反被別人將了軍,古音再次忍不住苦笑。

果然和她的爸爸很像。

「咦~古音~~~?暖爐旁邊掛在椅子上那很大塊粉紅色的織品是什麼啊?」
「啊…那個?……糟糕!!」

剛才向毒女實驗室進發就是為了借缺少的材料,剛才用那態度拋下了阿尼西亞…現在再回去一定會慘被折磨…

「古音?」
「什麼事都沒有…什麼事都沒有…」

<~~完~~>
************* *****************************

<後記 – 妄想夫婦>

有利:古音!我從侍女們那邊聽說了我外出的那段時間裡,你曾經抱著哭泣的古蕾塔進房!?

古音:的確是有這種事。
古蕾:古音那天真是意外的溫柔啊!他讓古蕾塔很開心呢。
小保:皇兄…難道你…
有利:古音!枉我這麼信任你!你竟然對我女兒幹那種事!
古音:你們究竟在想什麼蠢事!?
有利:我知道你很喜歡細小又可愛的東西…但…
小保:即使是皇兄我也不會放過的!那可是我們的女兒啊!為什麼您能夠下這種毒手!?
古蕾:有利…保魯夫……古音他是好人,他送了很珍貴的東西給古蕾塔~真的!古蕾塔真的很開心!
有利:珍貴的東西…
小保:難道是那個!?
古音:保魯夫你臉紅個什麼!還有陛下!快停止你們那些多餘的妄想!!
有利:那麼你說那天你究竟幹了什麼事啊!
古音:我…
古蕾:有利!再這欺負古音的話,古蕾塔可是會生氣的唷…
有利:古蕾塔~~~爸爸只是為妳好喲~
古蕾:才不是呢~~古音在有利不在的時候好好的照顧我~安慰我~~但你現在竟然為難他!
有利:「安慰」…
小保:有利…我們的女兒……不僅是身體…連心也交給皇兄了…
有利:嗚嗚…爸爸…好傷心啊…
小保:嗚……
古音:你們是白痴嗎!給我好好的適可而止!(腦羞翻桌)

以上是一提到愛女就腦殘+妄想的兩位爸爸…就醬=_=|||

其實本文是給真魔國的新年抽籤賀文
http://www.zhenmoguo.cn/viewthread.php?tid=4625&extra=page%3D1

ID:正義之味方
元素一:当长男要为XX(抽到的人物之一)织一个娃娃作为生日礼物时
元素二:雪人
人物:古蕾塔、古音达鲁、熊蜂

總算切合了吧?我真的想得腦抽了=_=…
其實我本人不太喜歡古蕾塔的說(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