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S][同人文][ムラハル] Apologize

春樹微微張開眼簾,看見保健室的天花,再察看周圍的環境,一臉擔心的無樂就坐在床邊。

「剛才你在課室昏倒了。」

無樂猛盯著自己的臉看,春樹才發現臉頰還留著從夢裡帶來的淚痕。

一定是感冒的錯,讓自己的腦袋也混亂起來,想起了多餘的往事。

「沒事嗎?」
「…只是發了個惡夢而已,不用在意。」
春樹甩頭想要忘記剛才夢中見到的那傢伙,用衣袖稍微抹走了臉頰上的淚水,並試著想要轉話題。

「新呢?」
「去了找美都老師報告你的事,看樣子今天的WARTIME的戰略配置應該會臨時改動吧。」

在春樹昏倒之前,就正是和新在爭論WARTIME的行動問題。
那是第1小隊內部的問題,當時無樂只能在旁邊默默地看著。

就正在爭論得臉紅赤熱的時候,春樹就突然不支昏倒,讓班裡的同學都嚇了一跳。
雖說早上起床時就已經察覺到春樹有點病厭厭,但沒想過會嚴重成那樣子。

一想到這裡,無樂就覺得自己有點失策。

「我沒問題… 還可以上場…」
聽到WARTIME改動的春樹為了証明自己的狀況而努力想要坐起來。
但一陣暈眩卻讓他往床邊倒下,幸好無樂及時起來在旁邊扶穩了他的身體,春樹就那樣順勢的倒在無樂的懷裡。

「你還是再躺一會休息比較好。」
「不能讓新他亂來… 他總是那樣… 脫序的作戰… 讓大家困擾…。」
「放心,他沒問題的。…而且我也會幫你看著他。」

無樂和新交手過好幾次,很了解新的實力。
此刻的他反倒不明白為什麼春樹會那麼執著,執著到讓他覺得這不像平常的春樹。

「……其實我很羨慕無樂你,總是能夠好好地指揮自己部下。」
「……。」
「我卻總是沒法好好管理他們… 讓他們身處危險…」

春樹的臉埋在無樂的懷裡所以沒能看到他的臉。
但無樂能感受到春樹的肩膀在顫抖,所以只好輕輕地撫著他的頭希望能讓他感到安心一點。

「其實我覺得我也應該對你正式道歉一次。」
無樂微微吸了一口氣,才能把接下來的話說出口。

「響介… 你剛才一直在叫他的名字。」
「!」
「每個被我小隊造成LOST的學生,我都有好好記住,奈良響介是被凡妮莎幹掉的。」

神威大門的所有學生的資料都在他的掌握之內,也包括著春樹在睡夢中呼喚的那個人。

無樂閉上眼睛,回想起當時的情況。
奈良響介當時是傑諾克第一小隊的隊長,當時帶著出雲春樹和鶴賀翔太出戰。
但在羅修斯壓倒性的實力下,那場戰爭中,被斷絕支援的第一小隊只剩春樹能活著回來。
於是出雲春樹成為了第一小隊的隊長,但後來兩位加入的同伴也被他…

被紫色惡魔無情地殺害。

當他得知第二世界真相的那天開始,就決心成為戰場上那個沒有感情的惡魔,為目標而戰。
為了讓學生們能從那沒意義的摸擬戰爭中得到解放,任何讓他能得到SLIVER CREDIT的LBX都是必須消失的敵人。

但現在他發現了,他的行為原來已深深地傷害了面前這個他所愛的人。
一想到這裡,無樂內心就被注滿罪惡感。

「對不起,那是對你來說很重要的同伴吧?」
無樂皺著眉緊緊地抱著春樹,能感受到春樹的身體仍然在發燙。

「不… 為什麼你要道歉?那不是無樂的錯。」
春樹用吃奶的氣力微微推開無樂,緊張地抬頭看著他的臉。

「那是戰爭,無樂只是做了自己應做的事!」
「春樹…」
「是我能力不足,才會導致那個結果… 我從來也沒有怪責過你,所以…」
焦急的春樹抓著無樂的手臂,濕潤的翠綠的眼睛對上了憂傷的羅蘭紫瞳孔。

「在我的眼中,春樹一直都很努力,是個很盡責的隊長。」
因為有著他的領導,傑諾克才能突破一個又一個的困難走到現在。
身為敵人的無樂是最清楚不過。

「我很喜歡這麼拼命努力的你,但是,請你不要把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

「……。」

(你一定會成為比我做得更好的隊長,所以…)

懷念的聲音在腦內響起,春樹不曾忘記過那個人留下來的說話。

(……傑諾克就交給你了,春樹。)

那個人臨離開時是這麼說過,那句話直到現在還深深地刻印在春樹的心裡,就像咒縛一樣讓他沒法掙脫。

「不行… 我答應過他… 要好好保護這個國家…」
「……春樹…」
「所以… 我… 」
「春樹!」

無樂加重語氣的呼喚,讓春樹的精神回到現實,春樹才發現自己已經忍不住哭了出來。

「也許我不清楚你的過去,但是現在有我在這裡。不管是什麼事情,都想和你一起分擔。」

無樂脫下了紫色手套,雙手貼在春樹發燙的臉上,輕輕地抹走他眼角的淚水。
冰涼的手掌讓發燙的春樹舒服得閉上了眼睛。

「所以,我能成為和你分擔的那個人嗎?春樹。」

對上無樂溫柔且堅定的雙瞳,春樹得到了微微的安心感。
二人之間的距離也漸漸地拉近……

—————————————————————————————————————————–

「無樂~~~!!」

正當二人的唇正要碰上的那刻,開門的聲音讓他們嚇得慌忙推開了對方。
幸好病床有屏風的遮掩,才不致於一瞬就看到這麼尷尬的一幕。

走進來的是一如所料的瀨名新。

只有這傢伙才會不敲門就亂進別人的房間。

「啊!春樹終於醒來啦,太好了!」

無樂先是呆了一下,然後和春樹一起相視而笑。

為什麼這傢伙老是在這種時候出現呢,一想到這裡就忍不住笑意。

「呃?發生了什麼事嗎?」
不明所以的新變得困惑起來。

「不… 你出現的時機太棒了…。」
「下?」
「所以呢?你來這裡應該有什麼事?」
無樂好不容易才平息了情緒,微笑地等待新的答覆。

「嗯,剛才已經和美都老師說了,今天的WARTIME會按春樹的計劃那樣,第1小隊會負責攻略點的佔旗。」
「新……」
春樹有點難以置信地看著新,想不到對方會乖乖地跟從自己的計劃。
雖然根據過往經驗,實戰時會變成什麼樣子倒也是另一回事。

「哈哈~ 無樂的第6小隊也會過來幫忙吧?」
「嗯,我剛才已經對美都老師報告了。」

新還是一如以往像笨蛋一樣,抓抓頭地笑著。

「呃…  春樹你在哭嗎…?」
「笨蛋,我才沒有!」

春樹慌忙地抹掉剛才的淚水,回復成平常的他,和新再次囉唆地解釋WARTIME的行動。

(謝謝你。)

雖然很想這麼對無樂說。

但看來要晚上回到房間才有機會訴說出來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