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 AFTER WARS 03

<閱前注意>

1. 大概已經沒人有興趣再看
2. Wars後半年
3. LBX列伝 腦洞
4. 「正義」是遊戲裡的白毛アバター

 

來認人:

Avatar_Hernes_System KAGETORA ZUSUNE TAKERU KAMIYA

正義

乾 影虎

金箱 鈴音

古城 武

神谷 浩介

 

上一篇: AFTER WARS 02

————————————————————————–

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蹺課,正義以身體不適的理由把自己鎖在房間裡躲在床鋪,待大家已經吃過早餐回到學校才起床。

要是硬來的話,影虎他們大概可以把事情告訴登米婆婆,用後備鎖匙來強行抓他回校。

正義慶幸大家沒這麼做,這幾天早上沒有影虎如常敲門的聲音,反倒是鈴音和小武在門外欲言又止的安慰讓正義知道這次影虎似乎真的討厭了自己。

這樣的冷戰已維持了一星期。

 

< 這樣也好,反正我應付他一直都覺得很吃力… >

如此想著,離開了空無一人的宿舍外出散步。
正義又嘆了一口氣,開始思考如何蹺掉今天的「療程」。

 

最近每天放學的WARTIME時間都被猿田校長直接指導,不管他怎麼逃走總會被哈尼斯的同班同學們發現,然後委屈地被帶到體育館受罪。
猿田校長要求他不管用什麼方法,只要打中他就能結束這練習,條件是不能發動OVERLOAD。
這對正義來說是很困難的事情,因為只要校長開始發動攻勢,身體便不由自主的感到害怕而不受控制地開啟了OVERLOAD。

 

比起揮劍,比起被痛打,被強行做OVERLOAD的練習還比較累人。

 

走到海邊瞭望台,感受著微涼的海風,靠著欄杆,沒有目標地看著和平常一樣的TOKYIO CITY。

 

 

<對劍道完全沒興趣,也沒有想要勝利的慾望,我到底在這裡幹什麼呢…>

 

 

「我知道了,不能逃是吧…」

 

看起來像在自言自語,其實是說給躲在身後草叢的TRIVAINE聽。
對一般人來說應是毫無破綻的潛行,但感官纖細的正義很容易就會發現小傢伙的行蹤。
沒有在意被尾行著,因為他知道這是止水身為諜報班的責任。

 

「但這樣下去到底有什麼意義…」

 

TRIVAINE沒有給出答案,只是繼續在他的身邊,安靜地待著。

 

 

 

但一個人安靜獨處的時間沒太久,正義就感覺到有不熟悉的人正在接近。

 

於是他本能地轉身一看。

 

 

「你就是正義嗎。」

面前出現的是個束中分馬尾,擁有漂亮金髮的美男子,讓人最在意的是他的異色雙瞳,尤其右眼像是在發出詭異紅光,還有意味不明的深邃笑容。

 

「你是誰…」

「我問你,到底什麼是"真正的美"?」
「呃……」
「你看來像是能理解的樣子,哼~ 究極的美是難以用言語來形容,這也是世界的規則。」

 

突然就自說自話起來,讓正義來的措手不及,與金髮青年的說話相反,他一點也不明白對方想表達什麼。而且對方沒有給予他思考的空間,就在口袋拿出了D-EGG丟出來,對LBX玩家來說最為熟悉不過的強化紙箱就這樣在他們之間展開。

 

「……等等!」
「還等什麼,你手上應該有LBX,不是嗎?」

迷之金髮青年優雅地笑著,上下打量著纖細的白髮少年。

正義確實已抓緊了口袋裡的DOT BLAST RAISOR,但他想不出要和這奇怪傢伙戰鬥的理由。

 

「我連你是誰都不知道,為什麼要和你打。」

「你不是在煩惱嗎,那麼就來這場對戰,你就會理解美的真締。」

 

還是沒法理解這男人在說什麼。
但這金髮青年那由上而下的高傲視線是認真的。

正義確實在煩惱著自己的事情,但和美什麼的完全無關。

緊抓著DOT BLAST RAISOR的手在發抖,這是為什麼呢…?

 

D-EGG是不完成對戰的話就沒法離開的場地。
正義甩了甩頭,就把愛用的DOT BLAST RAISOR丟進戰場裡。

 

<<<<BATTLE START>>>>

 

久違了的無機質機械聲。

一聽到這個開戰宣告,正義就很自然地進入了戰鬥狀態。

場地是王宮城內,場地中的支柱是很好的掩護物,場邊的梯級和高台能形成高低差優勢…
對方是使用黑色塗裝的SHADOW LUCIFER,也就是平均型的騎士型骨架。
對比來說擁有複合武裝、且博撃型骨架的DOT BLAST RAISOR應有攻擊的優勢……

 

「!!」

 

<那對翅膀是用來直線加速的部件嗎…!>

 

 

正義無暇再分析,對方的LBX已用著異常的速度瞬間拉近了距離。

DOT BLAST RAISOR 及時用雙刀擋住了神風般的攻擊。

 

「果然是我看上的男人。」

 

進入了戰鬥狀態的金髮青年,情緒也變得更為興奮。

由於對方有著速度上的優勢,正義沒法轉換長銃的距離優勢,只能以慣用的雙刀來應付攻勢。

在學校的WARTIME通常都是團隊作戰,比較講求戰術運用,但在這種一對一的戰鬥中,最重要還是個人的戰鬥直覺。

雙方爭持了好一陣子,然後DOT BLAST RAISOR終於找到了空檔,是正義最擅長的,趁對方被打飛至半空時的連續必殺攻擊。

 

<<<<ATTACK FUNTION – SWORD BIT>>>>

 

「這樣就完結了吧…」

隨著必殺的宣告,無數的飛劍目標一致地往SHADOW LUCIFER身上飛去,正義覺得差不多該把CCM放回口袋了。

 

「哼… 哼哼哼哼……」

但是對方卻傳來了詭異笑聲,像是很享受被淹沒在爆風之中似的。

「很好哦,SHADOW LUCIFER,熱身完了,我們來體現美的價值吧… 哈哈哈哈…」

 

 

<<<<————SERAPHIC MODE—————>>>>

 

 

被SWORD BIT重創的SHADOW LUCIFER 周遭散發出暗紫色的氣場,像是回應金髮青年的呼喚一樣,眼睛閃過不祥的紅光。

不出一秒就閃移到DOT BLAST RAISOR面前。

 

<<<<ATTACK FUNTION – 神速劍>>>>

 

「!?」

 

首先是被金髮男子的瘋狂大笑引開了注意,然後對方的LBX開啟了奇怪的模式,這是擾敵戰術嗎?

正義這麼想著,眼睜睜地看著DOT BLAST RAISOR被SHADOW LUCIFER神速的利刃虐待,連手上武器也被打飛到遠處。

 

DOT BLAST RAISOR全身冒出短路的電光,看看CCM的顯示,只剩下10%的LP。

 

這樣輸了也沒關係吧… 反正只要對戰完結,就能離開這個讓他感到不舒服的D-EGG。

 

「你應該能明白的,要是被神和我選擇的你的話……」

 

金髮青年這麼說著,同時SHADOW LUCIFER劍抵在DOT BLAST RAISOR胸口。

 

 

看著就覺得頭痛,操縱著CCM的右手正在發抖。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好像很久沒試過這麼大喊。

 

 

只想快點離開戰鬥。

 

 

 

不行。

 

 

 

 

 

不能再看著這個場面。

 

 

不能再讓這種恐懼淹沒自己。

 

 

再這樣下去,又會再一次背叛隊長。

 

 

 

 

「你身上擁有那種世人沒法觸及的天賦吧,那是神賜與給你的禮物,是能實現究極之美的才能。」

 

「不行!我和隊長說好了不會再用那能力!」

 

這不是戰爭,只是一場LBX對戰。

可是為什麼會將DOT BLAST RAISOR弄成這樣子。

此刻正義像化為LBX的身體一樣,感受到DOT BLAST RAISOR剛才被劍劃過的每處痛楚。

 

 

「只想得到勝利的玩家一點也不美,你也是這麼想的吧?」

 

 

「……但最難看的是沒有戰到最後就放棄!」

 

 

 

<<<<————RAGNAROK PHASE————->>>>

 

 

DOT BLAST RAISOR 展開了全身上下的散熱組件,冒出了金色的光芒。
雙手展開了金色的爪,狠狠地把SHADOW LUCIFER的劍甩飛。

 

就在對方失去平衡的同時,DOT BLAST RAISOR 用著最後的氣力穩住了身體。

 

 

<<<<ATTACK FUNTION – ZERO RANGE COMBAT>>>>

 

 

 

SHADOW LUCIFER就此淹沒在光芒之中。

 

 

<<<<—————FINAL BREAK————— >>>>

 

 

 

隨著戰鬥結束,D-EGG也同時消失。

 

繃緊的神經放鬆下來的後果是往後倒下,但在半空晃動時,正義的背後已得到熟悉的雙手扶著他,讓他輕輕傍在胸口裡。

 

 

抬頭往上一看,果然是那個人。

 

 

「沒事嗎?」

 

影虎帶著複雜的表情看著懷裡的正義。

 

「隊長… 不是應該在上課嗎?」

 

連午飯時間都還沒到,正義有點不可思議地看著影虎。

 

「止水報告給我後,我通知了真尋桑,是她允許我們出來找你的。」

 

 

 

 

 

 

 

 

「對不起… 隊長… 我上次說了過份的說話…」

 

 

 

「不… 該道歉的是我,好像給了你多餘的壓力。」

 

剛才的戰鬥都看在影虎的眼裡,這才發現他竟被那件事蒙閉了雙眼,沒察覺到正義一直那麼努力想控制那力量,那個約定反過來讓他變得那麼痛苦。

 

「我果然是隊長失格。」

「不… 如果沒有隊長在,我大概不會還在這裡… 」

 

每次快要倒下的時候,隊長總是及時來支撐著,每次在惡夢裡爭扎的時候,也總是隊長把他喚醒過來。

 

不知道為什麼,先前的鬱結好像一掃而空。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正義你又把DOT BLAST RAISOR弄成這樣子!你知道我又要花多少時間來修理嗎!」

「笨蛋,這不是你的工作嗎。」

小武撿起破爛的LBX像是快要哭出來一樣投訴著,旁邊的鈴音就像如常一樣對他吐糟,正義只有笑著道歉。

 

「LBX對戰呢,最重要的是體現美,其次才是決勝負啊。」

像是想要強調自己的存在感一樣,神秘的金髮青年終於再次發言。

「明明就是輸了,說什麼體現美啊。」
「就算是多強的LBX玩家也沒法勝過我調整出來的LBX啊,鈴音~」

鈴音和小武很隨便就回了嘴,讓青年投注了尖銳的目光。

「果然是古城飛鳥的弟弟,說話和姐姐一樣毫無美感。」

「這位金髮的中二病…… 我能把這當是稱讚嗎?」

 

情況開始有點糟,好像從來沒聽過有人說小武姐姐的壞話,看小武雖然笑著,但額上已青筋暴現的樣子……。
到底是因為姐姐被侮辱,還是因為自己降級到被視為與姐姐同等而憤怒?

當正義和鈴音還在冒汗的時候,影虎仍然淡定地履行著隊長的責任。

 

「那麼,請問你來神威島是什麼目的呢,神谷浩介桑。」

「呵,原來還有個稍微懂美感的傢伙在嘛。」

看來也是來自止水的情報,剛才在戰鬥中沒暇理會,但TRIVAINE應該把一切都監視在眼裡。
正義環顧四周察看TRIVAINE的位置,發現它正待在某棵樹的樹幹上,用著狙擊槍瞄準著神谷浩介。

「在背後瞄準著神的無禮傢伙我也先不計較了,正義君,不愧是海道金的學生呢,這名字我記著了。」

感受到神谷那詭異目光的正義下意識地又鑽進隊長的懷裡一點。

 

「既然是認識金桑的話,是金桑托你來這裡的嗎?」

「不,認真說的話,他要是知道我來這裡找他的學生,大概會激動到要拿LBX和我決鬥吧。」

神谷浩介冷冷一笑,繼續說著:

「外面在發生什麼事你們應該略知一二吧,你們的同學瀨名新需要強力的LBX。」

聽到了好友的名字,正義瞪大了雙眼,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

 

「難道……」

 

昨晚發的夢說不定是現實。

 

「新的ACHILLIES DEED真的被那個藍髮的傢伙毀了!?」

 

還記得在夢裡那藍髮的青年帶著無邪的笑臉,眼眸掠過令人戰慄的金色光芒。
還有那部黑色的DOT BLAST RAISOR,差點就把新殺掉。

明明是上次拼命想要拯救新的青年,為什麼會變成那樣子…

 

 

本來以為是夢,但神谷浩介的來臨而變成了現實。

 

影虎抓住想要衝到神谷浩介面前的正義,感受到他顫抖身體傳來的動搖。

 

 

「想去和他一起戰鬥嗎?」

 

神谷並沒有直接回答正義的質問,反倒是回了另一個問題,加上一副意味深遠的笑容。

 

「我只會待在這個神威島3小時,你要在這3小時裡做決定。」

 

<待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