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FE if] 謊言

<閱前注意>

– リョカム,女カムイ支援A以上,S未滿

– 玩完3條路線之後,對不起我本命由マークス哥哥轉到リョウマ哥哥身上了(喂喂)

– 我自己一直很在意要是一直都沒爆出無血緣這種秘密的話カムイ就會一直把對哥哥的感情永遠放在心裡這種設定…… _(:3UL

– 所以就是明明兩情相悅但又不得不保持距離這種感覺,HOLY SHIT

– 最討厭起標題啦!!!! 每次都是寫完文才苦惱標題

– 文筆爛爛爛爛爛爛爛爛爛爛 (倒地不起)

————————————————————————-

在不遠處的祭典仍然非常熱鬧,燈火通明得和這裡黑暗寧靜的湖邊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カムイ,怎麼會在這裡?」

「啊,リョウマ哥哥…」

「累了嗎?」

「不… 只是有點回想起以前的事情… 小時候我也和哥哥你們一起參加這種祭典是吧?」

 

祭典裡各樣好吃的食物、攤檔、小遊戲,對カムイ來說都非常新鮮,卻又有種微妙的熟悉感。記憶依舊是很模糊,所以カムイ來到這寧靜的角落靜靜地沈澱思緒。

 

「…像這樣?」

「呃…」

 

リョウマ溫柔地牽起了カムイ的手,讓カムイ有點吃驚起來。

但哥哥手心傳來讓人安心的溫度讓カムイ下意識地回握著,閉上雙眼尋找著過往零碎的回憶。

 

「以前我們就是這樣牽著手一起逛祭典,タクミ看見我牽著妳走,還會在一邊吃醋呢。」

「好像有點印象… 哥哥的手總是很溫暖,就像現在這樣…」

 

張開雙眼依然是對著自己柔和地笑著的リョウマ哥哥,回憶和現實的交雜讓カムイ覺得像在做夢一樣。

 

「說起來剛才タクミさん真的好厲害,一下子就把大獎射下來,果然是弓道的高手呢。」

「那傢伙每年都把大獎拿下送給サクラ,快要被店家劃進黑名單了。 他也很擅長撈金魚,這些需要高度集中力和技巧的玩意他都很擅長,雖然他總是不願承認。」

 

リョウマ再度詳談家人們的鎖事,讓カムイ像如常一樣細細傾聽。

 

「ヒノカ就是最擅長吃東西吧,每年這個時候總是看到她在食店拼搏。然後在祭典後的日子就會看到她比平常更使勁地練功,大概是想減掉增加了的體重吧。」

 

「リョウマ哥哥你很壞啊,女生最怕就是被談論這方面的話題!」

 

「啊,那拜托妳別跟其他人說這件事了。」

リョウマ苦笑地回應著妹妹的抗議。

 

「那麼リョウマ哥哥你呢?」

 

「…我?」

 

「リョウマ哥哥總是很樂於聊家人們的事,卻好像很少看到你聊自己呢?」

 

カムイ的發問導致リョウマ一刻的沈默。

 

「……我只要看著大家快樂平安就滿足了,今年說不定是最快樂的一年,因為カムイ也在這裡。」

 

畢竟現在仍然是戰爭時期,這種祭典讓大家能輕鬆一時也好。

 

リョウマ沒有對任何人提起過,每年過節的日子,即使環境是多麼熱鬧,內心也總有一塊空洞,因為當年的無力而導致失去了和重要的人相處的時間 。

正因如此,他更珍惜現在和カムイ的相處的時光。

 

「今天カムイ真的很好看,這打扮和妳很合襯。」

 

這是カムイ第一次穿上白夜的傳統服裝,帶有精緻櫻花圖案的淡紫色浴衣。
為了方便戰鬥而沒有留太長的頭髮,但也勉強把銀色的秀髮盤在頭上束了小小的髮髻。

 

「謝謝你,リョウマ哥哥。多得タクミさん和オボロさん幫忙選布料,還有ヒノカ姐姐和サクラさん教我穿這衣服,雖然輕飄飄的有點不習慣,但穿起來真的好舒服…  說起來リョウマ哥哥脫下面罩也很少見呢。」

「是嗎?」

 

確實在重遇カムイ後一直都處於戰爭狀態,除了梳洗和休息的時間外,幾乎都沒脫下過這裝束。

 

同樣穿著輕便浴衣的リョウマ這晚也和カムイ一樣卸下了平常的盔甲,輕便的衣裝似乎讓カムイ感覺很新鮮。
說著說著,カムイ空著的另一隻手很自然地撫著哥哥的臉。

 

「喂。」

 

雖然發出了阻止的聲音,但沒有阻止妹妹的撫摸。

 

「我的臉就這麼好玩嗎?」

 

「因為很難得啊,沒有面罩的哥哥也很帥,我最喜歡了。」

 

那是對兄長的喜歡吧?

 

但カムイ這沒經思考的坦率發言像是直撃リョウマ心臟一樣,讓他悸動得露出了複雜的表情。

 

「カムイ…… 」

 

「嗯?」

 

純粹的カムイ天然地發出了疑問的聲音。

 

直接對上了カムイ豔紅的眼眸,好想對她說出真相,好想對她訴說自己內心深處真正的感情。

 

一直以來守著身為哥哥的身份,但此刻實在很想作為一個普通的男性對待面前這個讓他悸動的少女。

 

我們並沒有血緣關係。

 

不想妳再次離開,希望妳以後只會待在我身邊。

 

 

 

 

 

 

「不,沒什麼。」

 

此刻無法說出的話語化成了輕輕落在カムイ額上的吻,リョウマ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竟做出這種舉動。

 

「矣…… 矣矣……!?」

 

從沒被這樣親吻過的カムイ嚇得把本來正在撫著哥哥的手縮了回去,像是無法理解正發生的事情一樣茫然地撫著自己剛剛被親吻的地方,臉紅得不像話。

 

「抱歉,好像有點開玩笑過頭了。」

 

有種像在欺騙カムイ的感覺。

 

像是試探對方一樣觀察著カムイ可愛的反應,リョウマ默默地忍耐著內心深處的罪惡感,但還是竭力保持著冷靜裝作平常的樣子。

 

 

「煙花大會應該差不多開始了,我們回去吧?」

 

 

リョウマ輕輕地拉著カムイ的手示意回去的方向,而カムイ看來被剛才的事情衝撃得只能羞澀地低著頭跟著走。

 

 

 

這關係大概不能這樣維持下去。

 

 

 

 

但是,哪怕只有現在也好。

 

 

手仍然在牽著。

 

 

<FI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